第九中文網 > 網游小說 > 我的替身是史蒂夫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既然合理……那我乾脆就配合你們演下去算了

推薦小說:
魔道祖師原著完整版小說
說我反派?那魔頭滅世我不管了
亮劍:讓你發展,你帶回一個師?
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戰
雙性陰陽師
開局合歡宗,被師姐拿捏命脈
文豪:這孩子打小就聰明
被嫡姐換親之後
重生之最強劍神
暴走分衛
最強教皇
神級牛魔王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英雄聯盟之韓娛巨星
網遊之逆天戒指
網遊之梟傲天下

第八百七十五章 既然合理……那我乾脆就配合你們演下去算了

(快捷鍵 ←) 最新章節 (快捷鍵 →)手機閱讀

    「怎麼不說話了?」

    眼見方墨摸著腦門直咧嘴的樣子,因特古拉也是推了下眼鏡:「哼,被我說中了是吧?」

    「這個」

    看到因特古拉這一臉篤定自信的模樣,方墨多少也有點繃不住了。

    你要說她猜錯了吧,偏偏她說的那些證據還都是真的,而且意外的很有說服性,這搞得方墨一時間都不忍心拆穿他了啊。

    要知道這也就才一天不到的時間。

    為了調查自己的身份,估計因特古拉和沃爾特肯定也花費了不少精力。

    畢竟這幫當局長的人就是這樣的,方墨這個打工仔只需要到處找樂子就行了,可是這幫局長就很辛苦了,什麼時候調查方墨的真實身份,什麼時候頭痛,什麼時候吐槽,什麼時候處理方墨搞出來的爛攤子,這些都要經過深思熟慮才行。

    這麼一想的話

    方墨反而還有點同情他們了啊。

    在因特古拉身上,他仿佛看到了當年尼克·弗瑞的影子。

    兩個人都是國外某些大型機關的局長,同樣皮膚黝黑,脾氣暴躁,然後手下全都是一幫子個性鮮明的怪物。

    當然硬要說的話。

    尼克還是要比因特古拉更聰明一點的。

    「嗯」

    想通了這一點,方墨這邊也不再遲疑了,反而十分乾脆的點頭承認了起來:「真沒想到這都被你們給查出來了啊。」

    「哎?那是什麼?」

    旁邊的女警看到方墨真的承認了,也有些懵逼的感覺。

    「沒錯!我的真實身份確實是殭屍!」

    只見方墨猛地一拍胸口:「而且就像你說的那樣,我確實是殭屍中最可怕無解的存在,我的真名即是王將臣!」

    「哼,還真被我給猜中了。」

    因特古拉聞言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個自信的表情。

    「那個,主人。」

    然而聽到這裡,旁邊的女警卻更加是一頭的霧水了,直接朝旁邊的阿卡特詢問了起來:「殭屍到底是什麼啊?食屍鬼嗎?雙頭呃,王先生跟我們不是同一種生物嗎?」

    「庫呋呋」

    然而阿卡特卻也只是笑笑:「或許是吧,誰知道呢?」

    「殭屍!集天地怨氣晦氣而生!不老,不死,不滅徘徊於六道之外,游離於三界之中!」聽到女警的好奇,方墨這邊也是立馬解釋了起來:「本來我一直都在沉睡的,但是卻因意外而醒了過來。」

    「你也是被人喚醒的嗎?」

    因特古拉聞言,突然也是心中沒由來的一動。

    只見她用餘光瞥了一眼阿卡特,對方也是被自己家族的先輩范海辛擊敗了,結果又被自己意外喚醒的:「你是被人封印了嗎?是誰喚醒你的?」

    「是」

    看著因特古拉的神態變化,方墨努力憋著嚴肅道:「欲來的風雨。」

    「什麼?」

    「也就是戰爭啦,戰爭。」

    看到對方茫然的表情,方墨好似誦經般搖頭晃腦的解釋了起來:「時天下將亂未亂,世界大戰一觸即發,欲來的風雨喚醒了沉睡百年,神秘莫測的殭屍王將臣說到底我還得感謝那群鈉粹呢,不然我也不可能被這股怨氣所驚醒。」

    「原來是自己醒過來的嗎?」

    因特古拉面色一沉,隨後她又思索了片刻問道:「那你為什麼要來到英國境內?你不是應該在東方徘徊嗎?」

    「因為老子愛國!」

    方墨理直氣壯的一揮手說道:「很久以前我遇到過一位非常可敬的對手,我答應他以後只咬洋鬼子!」

    「你他媽」

    因特古拉聞言頓時就有點繃不住了。

    「怎麼,不樂意了?」

    方墨見狀,也是故意挑了下眉毛,緊接著就一口氣說出了八個國家的名字:「你們英國也只是洋鬼子的其中一員罷了,除你們之外還有鎂國,德國,法國,日苯,義大利」

    「老子不光要咬你們,還要在你們的國土之上種滿大麻!」

    方墨囂張而又惡狠狠的說道:

    「愚昧而又傲慢的侵略者啊!睜開你們的雙眼好好看著這片燃燒的大地吧!葉赫那拉氏的詛咒已經開始應驗辣!」

    「我」

    因特古拉聽到這裡,甚至都咔擦一聲將手裡的雪茄給捏斷了。

    「喔呵?」

    然而與因特古拉急速升高的血壓不同,旁邊的阿卡特聽到這裡,卻突然露出了一副饒有興致的神情:「你也遇到過一個可敬的對手嗎?」

    「那當然。」

    方墨自豪的一抬頭:「放眼任何一個朝代都總有地上的生靈敢於直面黑暗的恐懼,這便是人類群星閃耀之時啊。」

    「哦哦哦。」

    阿卡特一聽頓時就興奮了起來:「沒錯,這才是真正的人類啊!」

    「是吧。」

    方墨聞言也笑了笑。

    「那麼,這位對手叫什麼名字呢?」阿卡特有些好奇的問道:「能讓你這樣的怪物感到敬佩,一定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吧?」

    「你可以叫他林正英。」

    方墨略一沉吟,隨即說道:「毫不誇張的說,他對我有著很大程度的影響,所以我很敬佩他。」

    「不錯的名字啊。」

    阿卡特微笑著點了點頭,對方的說法讓他回憶起了那個曾經殺死過自己的人類,范海辛,而這也是他最喜歡人類的一點,正直,勇氣,也正因如此,他才一直堅信只有人類才能殺死怪物。

    至於怪物殺死怪物?

    那只會孕育出一個更加強大的怪物罷了。

    「你那邊的范海辛也不錯啊。」方墨也同樣樂呵呵的回應著:「還有隔壁的齊貝林家族也一樣。」

    「齊貝林家族是?」

    阿卡特聞言也有些好奇的感覺。

    「也是消滅吸血鬼的,他們是真正擁有黃金精神的人類,而且他們家族的箴言我也非常喜歡。」方墨回憶了一下說道:「人類的讚歌就是勇氣的讚歌!人類的偉大就是勇氣的偉大!」

    「這…這句話簡直」

    聽到這裡,阿卡特頓時露出了一個驚訝的神色。

    「很不錯對吧?」

    「沒錯,簡直太美了!」阿卡特欣賞而又陶醉的點了點頭:「啊,果然人類最棒了」

    「是啊是啊,我也超級喜歡人類。」

    方墨聞言也附和著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也是人類控,不過隨後他就想起了自己此刻的殭屍身份,於是順帶又補充了一句:「頓頓都得有。」


    「那個,因特古拉小姐。」

    而就在阿卡特與方墨交流病情的時候,女警也慢慢湊近了不遠處的因特古拉,小聲的詢問了起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讓我先想想」

    因特古拉有些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

    在『確定』了方墨的身份後,她才意識到自己到底惹上了一個什麼樣的麻煩。

    通過對方的口述,以及自己查證到的一些東方神秘學資料,因特古拉絲毫不懷疑這怪物到底有多可怕,始祖級的不死生物都強的極為離譜,這一點從阿卡特身上就能很好的證明了。

    只不過就現在的這個狀況而言

    因特古拉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還真就沒辦法跟方墨立刻開戰啊。

    阿卡特確實能跟對方打的難解難分,但這無疑會對英國造成難以挽回的嚴重損失更何況現在還到處都在鬧吸血鬼。

    那麼在這個節骨眼上。

    自己做出每一個決定都更需要深思熟慮才行了。

    但是硬要說的話,現在的情況倒也算不上太糟,畢竟已經確定了對方是殭屍而不是真正的吸血鬼了。

    那麼英國境內大批量出現的低等吸血鬼,很明顯就不是對方的手筆了,這倒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對方暫時還沒有表露出自己的惡意,而且這不是還跟阿卡特一起出任務了嗎?所以短時間內應該還能穩的住他。

    想到這裡。

    因特古拉的目光也逐漸清晰了不少。

    是的她想清楚了,現在開戰顯然是一個不太明確的決定。

    對方雖然說了什麼專門咬洋鬼子之類的怪話還tm要到處種大麻,但這傢伙的性格好像就是這樣,先前也經常把人氣到血壓飆升來著。

    至少就目前而言,因特古拉覺得還是穩住他比較靠譜,利大於弊,只要這貨不太過分就乾脆順著他來算了。

    當然了。

    因特古拉之所以會這麼想。

    其實也跟她不太了解東方的神話體系有關。

    雖然之前也查到了一些資料,但畢竟時間有限,再加上英國這邊很難徹底搞懂東方的地方民俗傳說,所以才相信了方墨的鬼話,覺得他真叫王將臣什麼的。

    畢竟但凡是個正兒八經的東方人。

    都知道旱魃跟將臣壓根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玩意兒

    「好了,走吧。」

    總之想明白這一點之後,因特古拉這邊也是直接長嘆了一口氣:「今晚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先回去吧。」

    「就這麼回去了?安德魯森我還沒弄死呢?」

    然而聽到這裡,方墨卻突然反應了過來,下意識朝的就前院地面上看了一眼:「臥槽?人呢?」

    此刻的前院裡。

    哪裡還有什麼安德魯森的影子。

    地上倒是有個大坑,但裡面神父的身影卻徹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大堆金色的聖經書頁。

    「應該是某種可以傳送的神術吧。」

    阿卡特也同樣朝那邊看了一眼,隨後順口解釋道:「教會是有這種手段的。」

    「居然跑了嗎?」

    方墨見狀有點意外的撓了撓頭,不過倒也沒計較太多:「算了,下次見面再報仇就好了,先走吧。」

    「直升機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因特古拉倒是鬆了口氣,現在英國政府這邊是真不能再惹到梵蒂岡了,本來最近這裡就鬧吸血鬼,再加上莫名奇妙惹到了方墨這個孽要是再跟梵蒂岡發生摩擦的話,那情況有多糟她都不敢想了。

    「呼」

    女警看到這這一幕,也同樣長舒了一口氣,她也不想看到這幾個人矛盾。

    那既然任務結束。

    接下來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因特古拉早就跟當地的警官交涉完畢了,此刻一行人也不用處理現場,乾脆乘坐直升機返回了位於倫敦的總部。

    只不過說是總部。

    但現在這裡已經淪為一片廢墟了。

    幸虧hellsing當年為了能夠關押收容吸血鬼之王,將地下室做了特殊的改造,這才導致地下室沒有受到什麼破損,眾人勉強還能有一處落腳之地。

    折騰了大半晚的時間。

    因特古拉和女警多少也有點累了。

    於是很快大家就各自休息去了,就連方墨也隨便挑了個房間住了下來。

    只不過他並沒有直接睡覺,而是擺弄了一下新搓出來的棉花水月,這把劍打造時加入了精金和耐酸鋁,粉粉的還蠻可愛的,少女心爆棚的感覺,方墨簡單的試了一下它的能力後這才心滿意足的睡了過去。

    一夜無話。

    很快時間就來到了第二天。

    由於來到這個副本後一直都沒怎麼吃飯,於是方墨睡醒後也是一覺踹開了地下室的大門,順著廢墟重新來到了廚房這邊。

    而剛一來到這裡。

    方墨就看到了沃爾特正在忙活做著什麼。

    而至於女警,則一邊摸著肚子一邊眼巴巴的盯著灶台的方向咽口水。

    「你們做啥呢?」

    出於好奇,方墨也是湊過去看了一眼,結果發現鍋裡面燉著一堆看不出是什麼的褐色玩意兒,非常的獵奇。

    「水煮沙丁魚肉加羊脾餡的香腸。」

    沃爾特抬頭看到是方墨,也是直接解釋了一下:「塞拉斯小姐說她餓了,想吃點東西。」

    而大概是已經煮的差不多了,沃爾特立刻用叉子在鍋子裡撈出了一小塊香腸,然後簡單切了一下遞給了女警,順勢還轉頭看了一眼方墨:「你也要一份嗎?方墨先生?」

    「我就不」

    「噦!」

    然而這邊話還沒說完,女警吃完就直接捂著嘴發出了一陣乾嘔,臉色非常的難看,就像是吃了屎一樣的震驚。

    方墨:「」

    沃爾特:「」

    「咳咳。」

    沃爾特乾咳了一聲說道:「我已經提醒過塞拉斯小姐了,不死生物是沒辦法吃正常食物的,但是她卻非要嘗試人類的食物。」

    「你可拉姬八倒吧。」

    然而方墨聽到這裡是實在繃不住了,一把推開了沃爾特:「你給我走開,今天我來下廚。」

    說到這裡,方墨順手就抽出了一條圍裙戴了起來,緊接著緩緩走到了殘破的灶台那邊,整個人稍微深吸了一口氣,突然神色就變得優雅從容了起來,恍惚間甚至有『faded領域』的音樂旋律緩緩響起。

    「來,跟魃叔說說。」

    方墨微笑著轉頭看向了女警:「今天想吃點什麼?」

    ()

    1秒記住品筆閣:www.pinbige.com。手機版閱讀網址:m.pinbige.com


https://hk.qzh.info/412297/909.html
相關:    救命!大佬她又開始反向許願了!  軍少的小嬌軟在七零贏麻了  腰軟知青在年代和忠犬糙漢貼貼  長生萬古:苟在天牢做獄卒  
模擬修仙傳亂世TICH模擬修仙傳
國民神醫步行天下國民神醫
大魏芳華西風緊大魏芳華
蓋世人王一葉青天蓋世人王
小說更新:
蓋世仙尊
校花的貼身兵王
極品狂少
絕世劍神
網遊之最強傳說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武煉巔峰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搜"我的替身是史蒂夫"
360搜"我的替身是史蒂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