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佛系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

第1400章 別離不苦(大結局)

推薦小說:
嫡女重生,惹上暴君逃不掉
霍格沃茨的吟遊詩人
轉生眼中的英靈時代
斗羅2:諸神之主
漂亮寶貝這麼會釣,不要命啦!
華娛第一影帝
巫師,我有一個異世界
武動之真正的武祖
拒嫁豪門:少奶奶99次出逃
我的鄰居是女妖
豪婿
三界直播客戶端
重生之大娛樂帝國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透視邪醫混花都
超級仙氣

第1400章 別離不苦(大結局)

(快捷鍵 ←) 最新章節 (快捷鍵 →)手機閱讀

    品筆閣 www.pinbige.com,最快更新佛系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最新章節!

    接下來的幾天裡,輝哥果然就不去上朝了,這還是他登基以來,第一次這麼任性。

    不過,養心殿內的人,沒人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的,人家一家人都要被迫分離了,咔地,還不行人家好好團聚幾天了?

    決定離開很容易,但是真的要離開卻不是那麼容易的弱

    eb

    一家子人,牧瑩寶是最忙的那個,身穿便裝的輝哥陪著她,去醫學館交代安排以後的事,還要去藥司局叮囑幾樣新研製的藥的炮製事項。

    羅春榮那邊是暗中去的,為了就是不想旁人知道,那產業她也有份,更是為了羅春榮母子的安全。

    喬七在京城是熟臉,所以他不能留下,也要一起走,所以已經嫁與他為妻的芸豆就為難了。不想跟丈夫分開,又不放心羅春榮母子。

    還是牧瑩寶讓芸豆跟喬七離開,另外安排了無影門的人幫羅春榮打理商行和鋪子。

    白天在外面忙處理這些事,晚上回到養心殿,還堅持給輝哥做了烤鴨,臘腸。雖然這些已經教會了齊大廚,牧瑩寶還是想親手做一些給兒子吃。

    還做了冰糖葫蘆,放在冰窖里,輝哥說想母親的時候,就去取一略來吃,聽得牧瑩寶心酸。

    這九天的夜晚,牧瑩寶都是跟輝哥圓哥睡一個屋的,先是講故事,等把小傢伙講的睡著了,娘倆又開始聊天,回憶在幽城的日子,回憶往日的點點滴滴,再討論一下將來。

    情緒到了的時候,娓倆再哭一會,哭累了就睡覺。

    養心殿的人已經習慣了這娘倆第二天早上,紅腫的眼泡,把個薛文宇心疼壞了,就納間的問陶老爺子,一個人究竟有多少眼淚,從哪兒來的,怎麼這娘倆可以天天晚上都哭一場!

    老爺子說,這麼深奧的問題你要去問自己媳婦去,她不但知道人的眼淚是從哪裡來的,還知道為嘯是鹹的。

    薛文宇還真的就去問媳婦了,可惜媳婦忙的根本就顧不上他,好吧,反正以後有大把的時間,想問什麼都可以,薛文宇也只能這樣自我安慰了。

    再不想分別,還是要走的,牧瑩寶覺得再不走的話,滿朝的文武百官可能要暴走了。

    他們的明君居然九天不上朝啊,可把他們嚇壞了,九天不上朝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國公爺夫妻走了之後,他還是不上朝啊。

    最最可怕的是,萬一皇帝偷摸的跟著走了呢?

    所以啊,牧瑩寶趕緊狠下心敲下了出發的日子。雖然牧瑩寶不迷信,卻還是信了出門三六九,選了陰曆九月初六。

    這一天,天氣普朗,養心殿外一大排的馬車。

    帶車廂的,還有裝滿貨物的。

    不過,馬車上裝的可不是什麼金銀珠寶,而是輝哥命人趕製的燒烤架,烤鴨爐,以及花大廚要用到的,作料,食材。

    馬車上的籠子裡還有一隻蘆花雞,那可不是帶著路上燉的,那是圓哥的寵物小花。

    輝哥問過弟弟,想要嘯,圓哥說想把那隻鶴帶走,牧瑩寶當時就拒絕了,對圓哥說,咱們都走了哥哥本來就很寂寞了,還要把哥哥最喜歡的鶴帶走,這樣是不對的。圓哥立馬就跟哥哥道歉,說自己沒想到這一點請哥哥原諒。

    輝哥哪裡會怪他,堅持想把那隻鶴送給弟弟,說可以定製個籠子,防止那隻鶴丟了。

    牧瑩寶還沒開口,圓哥自己就說了,鶴留在哥哥這裡,他想哥哥了來看哥哥,也就能看到鶴了。

    這不,一大早起來,圓哥還特意去跟鶴道別,還給鶴拈了一梗小魚。

    「兒子,你這九天陪為娘跑來跑去的,是不是比上朝還辛苦啊?「大門口,牧瑩寶看著面前的少年說到。

    輝哥笑了笑:「可是這九天對於兒子來說,是最幸福的啊。「

    「什麼,那你的意思是說,以往都不幸福了?「牧瑩寶故意抓他話中的漏洞。

    輝哥很是委屈:「母親,你都要走了,還欺負兒子啊。「

    「對呀,欺負兒子是我快樂的源泉啊。「牧瑩寶笑嚕嚕的說到。

    站在馬車邊上的薛文宇,抬頭看看天色,再看看那根本就不像是要別離,聊起來沒完沒了的娘倆,暗暗嘆口氣。

    多聊會兒也沒嘯,反正也不著急趕路,薛文宇怕的是,等下媳婦要上車,真的要啟程的時候,這娘倆不會又要哭了吧。

    想想可能性應該不大,娘倆在一起九個晚上了,眼淚也流的差不多了吧!

    輝哥也抬頭看了看天,時候確實不早了,再這樣耗著母親,可能母親傍晚的時候就趕不到驛站休息了。

    「母親,時辰不早了,啟程吧,路上注意身體,空的時候一定要給兒子寫信,安頓好了也要儘快告訴兒子一聲,兒子想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輝哥不舍,卻也不得不主動開口,這樣令人難過的話,還是他這個做兒子的來說吧。

    牧瑩寶點點頭,沒了先前的嬉笑,開口只有一個字:「好。「再多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伸開雙臂,輝哥就撲進懷中,即將離別的母子倆,哽咽的說不出話來,只有眼淚如開閘的洪水,涌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薛文宇和陶老頭對視了一下,又轉開了頭。

    「丫頭,既然捨不得輝哥,乾脆帶他一起走吧。「老爺子狠狠心開口了,再這樣下去,天黑也出不了這皇宮了。

    「祖父,這種情景你還開玩笑合適麼。「牧瑩寶邊哭,邊質問,邊鬆開了懷中的輝哥。

    「兒子,我們真的要走了,你記住了,你是有父親有母親的,遇到解決不了的事不要自己死掃著,記得告訴我們。「牧瑩寶再次叮囑著。

    輝哥使勁點頭,用袖子抹去眼淚:「兒子記住了。「

    牧瑩寶狠狠心,轉身抬腳上了馬車,坐下後,卻連車窗都不敢靠近,生怕自己看見輝哥的模樣,就走不了了。

    ,翻身上馬,一聲令下,車隊就啟程了。

    輝哥沒有追著馬車跑,也沒有送到城門外,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那車隊慢慢的消失在視線中。

    這一站,就站到了黑夜降臨,沒人敢來勸說,洛逸就在邊上陪著,什麼都不說。


    馬車駛出了京城,路上很多老百姓都知道這是國公爺夫妻離開,雖然具體怎麼回事都不清楚,但是,他們知道,現如今能過上富裕平安的好日子,不只是有個好皇帝,還有國公爺夫妻。

    百姓們蜂擁追著到城門外,有受過牧瑩寶恩惠的人,對著馬車離去的方向路拜,祈禱菩薩保佑他們一路順風平安,保佑他們平安百歲。車廂里的牧瑩寶,在自家男人懷裡悶聲的哭。「別悶著哭,想哭就哭出聲。「薛文宇心疼壞了,眼睦也紅了。牧瑩寶哭了大半個時辰,才停下來,抽搭著問:「圓哥呢?「薛文宇想逗她說,怎麼,現在終於想起來咱還有一個兒子了?

    可是又怕媳婦不哭了,自己再給挑起來繼續哭可怎麼整,趕緊老實的告訴,圓哥在南珠她們馬車上。

    「咱以後想兒子了就回來。「休息了片刻後,牧瑩寶很是正式的對薛文宇說到,

    薛文宇怔怔,忙說:「好,想回就回,看咱自己的孩子,看誰敢有意見。「

    「那你說,咱們離開了,大哥他收到信後,會不會留人手在這京城?「牧瑩寶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大哥是為了守護她,才帶著幫中兄弟到京城的,進在她離開京城了啊。

    薛文宇看了看媳婦:「放心,北珠還在咱的手中,他不留人在京城,咱就讓他打光棍。「

    牧瑩寶點頭,隨機反獅過來了,抬手捶了他一下:「人家說正經的呢,你開什麼玩笑。「

    薛文宇把媳婦摟入懷中,輕聲的哄著:「瑩寶你莫要難過,不是說過的麼,真正的一家人,即便不在一起,心也是在一起的。

    咱們離開京城,也不是不管兒子了,還能繼枕幫他啊。「「這些我都知道,就是忍不住的難過,我會好的,不會一直這

    樣,咱輝哥也會好起來的,畢竟是咱倆教導的孩子啊,怎麼可能那麼不堪一擊。「牧瑩寶的心情進在輕鬆了些。

    難過的時候,大哭一場果然是可以減壓的。

    雖然早幾年前就已經安排日後離開的事,但是具體在哪裡定居,還沒有真正的定下來,兩口子商量,邊走邊看,遙到喜歡的合適的地方就留下來。

    雖然此次遠行不著急趕路,可是他們的行程速度真的是很慢的,遙到山林就看看,有蘑菲的話停外紮營,集體采蘑菲,收任督曬腔制,順便抓幾隻野木來個燉蘑菇。

    途徑城鎮趙村,也會停一下,擺個攤行醫給人治病看診。

    在京城皇燈里的輝哥,每天下朝後看了母親那邊傳過來的信後,就會在地圖上找對獅的地點:「喇?這都走了幾天了,怎麼還是走到這呢?「

    回到養心殿就聞到了香噴噴的味道,齊大廚聽見動靜就趕緊出來告訴,今個吃野雞燉蘑菲。夫人差人送來的。

    次日,回到養心殿,就見齊大廚的幫手在院子裡的大鐵鍋里用沙子炒榛子,地上還陶曬著一大片的松塔,還有散落出來的松子,沒等輝哥問,人家就稟報道,這是夫人今個差人送來的。

    輝哥蹲在地上,扒拉著松塔,聞著炒榛子的香味,眼淚流著流著就笑了。

    母親父親是離開了,可是,又好像就在他身邊。

    一轉眼,冬天就來了,牧瑩寶一行人依舊沒有在哪裡安家,就是一直朝前行,冬天沒有蘑菲和堅果採摘了,行程的速度也不見快。

    通到結冰的湖面夠大,下爾安營紮寨,夫人要在這裡教趙公子滑冰。

    於是,一堆人忙而不亂,搭帳篷的,上山打野味了,搭灶台的,薛文宇親自到湖面上查看湖面是否凍結實了,冰塵是否夠厚。

    然後牧瑩寶帶著全副武裝的圓哥,穿上她畫圖找人打制的溜冰鞋,牽著圓哥的手,耐心的教他滑冰。

    晚飯後,玩累的圓哥被北珠抱到自己帳篷里去了。

    第二天圓哥醒過來的時候就會問,喇,我怎麼在這裡呀,昨晚明明是睡在父親的帳篷里啊。

    開始還都逗他,說他夢遊自己走來的,後來糊弄不了,直接問他想想當哥哥,他想了想,說當然想了,當了哥哥就不是最趙的那個了。

    牧瑩寶已經從跟輝哥別離的傷感中走了出來,分開又怎麼樣,只是距離的問題,根本就影響不了她根輝哥的母子情。

    每隔三五天,就能收到輝哥的信。

    「咱輝哥真的長大了。「牧瑩寶目著自家男人的大腿看著信,很是欣慰。

    「長大個屁,站著誕你都高了,還撒嬌要跟你一屋睡說鄉麼悄悄話,這也就是咱們身邊的人嘴嚴實,不然傳出去的話,讓那些文武百官怎麼看他,怎麼想他。「薛文宇想起來翻後賬了。

    牧瑩寶一聽就不樂意了,伸手就拾他:「你還是父親呢,有你這麼說兒子的麼?平日裡他也沒那樣過啊,不是咱要離開了,他才那樣的麼。「

    嘶,被扮痛的薛文宇,疼的直咧嚕,他其實也沒別的意思,就是一想到兒子在媳婦心裡的位置誕自己靠前,心裡就點點不舒服。

    尤其是,以前一個兒子是這樣,進在倆兒子了他感覺自己的排名又往後挪了。

    有時候,想到若是再乍一個的話,自己豈不是還要往後挪?

    都說多子多孫有福,薛文宇只要一腦補,一大群孩子圍著她,他都挨不到媳婦的邊,就會覺得,幹嘛想不開乍那麼多呢,不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麼?

    看著他一臉委屈的樣,牧瑩寶忽然起身,掀開帳篷的門帘子,對著北珠帳篷的方向喊,讓圓哥回來。

    「哎喲唐,他在那邊玩的好好的,喊回來做鄉麼,說好的二人世界呢?「薛文宇抗議著。

    牧瑩寶就搜著他往外推,「你出去,今天沒有二人世界,我要跟圓哥說悄悄話。「

    薛文宇剛要說她說話不算話,就聽見腿邊有個童音:「對,父親你出去,我要跟母親說悄悄話,你去找曾祖父去吧。「

    「兒子,你再這麼不懂事,為父就把你扔山上餵狼去。「薛文宇隨口說到。

    「母親,父親說要把我扔山上餵狼去。「圓哥嚇得眼淚汪汪,哇的哭了。

    「薛文宇,你懂事,你懂事你嚇哎孩子。「牧瑩寶也惱了,左看右看,鐵鉗子?算了,抓起烤在炭火盆上的一隻鞋,就奔著薛文宇拍過去了。

    薛文宇一看,媳婦這是真急眼了,撒腿就跑。

    的哭了。

    「薛文宇,你懂事,你懂事你嚇哎孩子。「牧瑩寶也惱了,左看右看,鐵鉗子?算了,抓起烤在炭火盆上的一隻鞋,就奔著薛文宇拍過去了。

    薛文宇一看,媳婦這是真急眼了,撒腿就跑。

    於是,各個帳篷里的人聽見動靜都走了出來,就看見,夫人拿著一隻鞋,追著主子打。

    但是,沒有人擔心,也沒人有上前勸噸的意思,反而都是笑盈盈的看著,還有人回帳篷里抓了一把剛烤熟的花乍,分給邊上的人,邊吃邊看夫人打主子的戲碼。

    白色的世界裡,兩個身影追逐打閘,果然不出丁人所料,沒多久夫人就被主子摟在懷中了,然後,咳咳,開始咳咳,非禮勿視…...


https://hk.wuqilai.net/101083/9215.html
相關:  福星嫁到  掛名王妃  娘親!要不換個爹?  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王妃去哪兒  佛系神醫  常九娘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  修羅武神  校花的貼身高手  一品魔法師  天道天驕  
星辰之主減肥專家星辰之主
國民神醫步行天下國民神醫
蓋世人王一葉青天蓋世人王
大荒劍帝食堂包子大荒劍帝
小說更新:
大叔,你的嬌氣包哭了要貼貼
重回七零:強扭的糙漢好甜
混沌冠冕
末世大回爐
無限之次元入侵
重生之星空巨蚊
裴教授,你行不行啊
軍工:鷹醬拍科幻片,兔子你真造
TG: @feiwugong
搜"佛系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360搜"佛系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